1. 金庸小说作品全集 > 金庸大全 > 人物大全 > 天龙八部 >

谭婆

人物大全:天龙八部    作者:金庸
选择背景色: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: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: 恢复默认
谭婆

中文名:谭婆

其他名称:小娟

>

登场作品:《天龙八部》

性    别:女

金庸小说《天龙八部》中的人物,小名“小娟”,是谭公的妻子,赵钱孙的师妹,住在太行山冲霄洞,曾在聚贤庄与群雄一起围攻萧峰。与赵钱孙藕断丝连,时常幽会,后被萧远山所杀。

1人物分析

谭婆“小娟”嫁给谭公,师兄赵钱孙老不服气,后来看见谭婆小事即怒,出掌打谭公,谭公全不在意,随手给自己敷上自制灵药,药到消痛,赵钱孙才恍然大悟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,早知这般,悔不当初,受她打几掌,又有何难?” 

夫妻之道,原来是妻子爱打人,做丈夫的便精研伤药,妻子打人出掌如风,做丈夫的便练习敷药快如闪电,两人抵消。

赵钱孙痴心要与“小娟”私会,听她唱个曲儿,不料被乔峰撞见,他俩宁愿身败名裂,也不透露“带头大哥”姓名,乔峰带了谭公到场,希望逼三人吐露真情,岂料他两人转瞬遭害,而谭公亦伤心自杀,死前最重要的是搂着谭婆身子,把赵钱孙推开老远。笑话突然变成悲剧,令人恻然。 

谭公谭婆赵钱孙本是师兄妹,年轻时不免出现二男爱一女的三角恋爱局面。那时谭婆婆究竟喜欢谁,也说不清,总之是谭婆少女时爱耍小性子。谭公呢?曲意奉承,打不还手,骂不还口,这样谭婆就嫁了谭公。赵钱孙失恋痛苦得连姓名都不要了。几十年过去了,三个人还是这样纠缠不清,而且更上水平。

2评价

重情重义!

谭公谭婆赵钱孙三人的调笑节目,如漫画一般,折射俗世中一些男女情爱道理,读之可作会心一笑。

《天龙八部》中的爱情片段常常为人熟谂。其中有种种刻骨铭心的、完美的恋爱,有萧峰和阿紫,我却独被赵钱孙的爱情感动。 赵钱孙并不叫这个名字,为爱,他也可以叫“周吴郑王”,“冯陈褚卫”,为了他的“小娟”,他迷失了自已。 而谭婆小名“小娟”,只有赵钱孙自已可以叫。

金庸在《天龙八部》中给这个痴情种子只安排了三次出场机会,但这个人物的却血肉丰满。 他爱他的“小娟”,爱的很苦。他不屑于与众人为伍,穷其一生,痴迷心性,只为了“小娟”。

他首先出现是在杏林中丐帮大会上。倒转背身骑驴而来, 看到谭婆立即“双目凝视,神色间关切无限,柔声问道:‘小娟,近来过得快活么?’”,而因为这一句话让“铁面判官”单正率众子到来打断,他就一直任性的和单正作对,单正耐何不了他,忽然灵机一动,说:“阁下说谭婆的闺名,天下便只阁下一人叫得,是也不是?”,“兄弟自然不敢叫,却难道连谭公也叫不得么?”,赵钱孙铁青着脸,半晌不语,“众人皆以为他被问倒了,忽而他却放声大哭,涕泪横流,伤心之极。小娟”变成了“谭婆”,这种刺痛,几人能承受?

这就是金庸的高妙,哭是极苦的表现,哭有大声的,哭有无声的,不哭只是未到伤心处。谭婆不得不道:“你又发癫了,在众位朋友之前,要脸面不要?”,“你抛下了我,去嫁了这老不死的谭公,我心中如何不悲,如何不痛?我心也碎了,肠也断了,这区区外表的脸皮,要来何用?”,爱就是这样,要爱就爱的彻底,要哭就哭的痛快,要痛就痛的深入骨髓,要媚就媚得阳光满怀。赵钱孙的爱酣畅淋漓,温柔似水。

再说谭婆看他这样,无何奈何,只能劝戒,丐帮有正事,让他乖乖的听着吧。赵钱孙说只要谭婆一笑,他就听话。谭婆莞尔一笑,对于赵钱孙已是全部,足以使他神驰目眩,魂飞魄散,于是他消停了,又痴痴的沉浸在爱的虚幻世界中。

而杏林中,是赵钱孙和他的“小娟”四十年后的初会,赵钱孙为了“小娟”几十年苦恋不已,丐帮徐长老问“带头大哥”信中之事,他却只字不落的把谭婆写给他的信背了出来,情深如斯,他脑海中已容不了旁物了。 赵钱孙第二次出场是在“聚贤庄”的英雄大会上,眼看赵钱孙就要被乔峰击中,谭婆危机之中,舍命一拉,一声“你不要命了吗?”虽是在刀光剑影中,赵钱孙还是心头一喜,和心上人在一起,再艰险,也是天堂。爱足以让人忘记险境,忘记生命。

爱她就跟随她吧。那怕一辈子不见,只是悄悄的走在身后。赵钱孙第三次出场是在卫辉城内。从杏林中他一直跟着谭婆。而想法非常简单,只为了想听谭婆唱一唱从前的那几首儿歌。“小娟,今日咱俩相会,不知此后何日再得重逢,只怕我命不久长,你便再要唱歌给我听,我也是无福来听的了。”读了白发苍苍赵钱孙的这句话,无论谁听了都得动容。人和人会相逢在顷刻之间,也会瞬间分离,能有缘分共聚把往事一一拾起,烟雨重山,何其不易,更多的只是在峰烟彼岸默默的守望。“当年郎从桥上过,妹在桥畔洗衣衫…”谭婆轻哼起儿歌,那是一段最初的岁月,错过了,也就错过了一生。

“赵钱孙喜道:‘小娟,多谢你,多谢你。’”,这是《天龙八部》中赵钱孙留给读者的最后一句话。我们更应当感谢你,赵钱孙,是你留给了世上无尘无埃的爱。

赵钱孙的爱是纯洁的、无暇的,理想化的,这样不好吗?当它真能感化人们,触及人们心中的那份爱时,它实际存不存在,或具体存在于哪儿,却并不重要了。

“四十年前同窗共砚,切磋拳剑,情景宛在目前,临风远念,想师兄两鬃虽霜,风采笑貌,当如昔日也。”这就是谭婆写给赵钱孙的信,聊聊几句,却让他铭记一生。四十余年只不过弹指之间,总有人曾同窗共砚,若错过了,桃花凋落,池阁蒙尘, 山盟空在,锦书难托,那就临风远念,祝福永远;若拥有着,金风玉露,相逢相知,佳期如梦,珍惜当下。

写到这,爱似乎简单了许多,只为了百年之后,我们还能听到彼此心中那一句“多谢你,多谢你”。

以上内容来自百度百科

书中描述

【1】乔峰站起相迎,说道:“太行山冲霄洞谭公、谭婆贤伉俪驾到,有失远迎,乔峰这里谢过。”徐长老和传功、执法等六长老一齐上前施礼。

【2】段誉见了这等情状,料知这谭公、谭婆必是武林中来头不小的人物。

【3】谭婆道:“乔帮主,你肩上插这几把玩意干什么啊?”手臂一扬,立时便将他肩上四柄法刀拔了下来,手法快极。她这一拔刀,谭公即刻从怀中取出一只小盒,打开盒盖,伸指沾些药膏,抹在乔峰肩头。金创药一涂上,创口中如喷泉般的鲜血立时便止。谭婆拔刀手法之快,固属人所罕见,但终究是一门武功,然谭公取盒、开盖、沾药、敷伤、止血,几个动作干净利落,虽然快得异常,却人人瞧得清清楚楚,真如变魔术一般,而金创药止血的神效,更是不可思议,药到血停,绝不迟延。

【4】乔峰见谭公、谭婆不问情由,便替自己拔刀治伤,虽然微嫌鲁莽,却也好生感激,口中称谢之际,只觉肩头由痛变痒,片刻间便疼痛大减,这金创药的灵效,不但从未经历,抑且闻所未闻。

【5】谭婆又问:“乔帮主,世上有谁这么大胆,竟敢用刀子伤你?”乔峰笑道:“是我自己刺的。”谭婆奇道:“为什么自己刺自己,活得不耐烦了么?”乔峰微笑道:“我自己刺着玩儿的,这肩头皮粗肉厚,也伤不到筋骨。”

【6】谭婆哈哈一笑,说道:“你撒什么谎儿?我知道啦,你鬼精灵的,打听到谭公新得极北寒玉和玄冰蟾蜍,合成了灵验无比的伤药,就这么来试他一试。”

【7】只听得蹄声得得,一头驴子闯进林来,驴上一人倒转而骑,背向驴头,脸朝驴尾。谭婆登时笑逐颜开,叫道:“师哥,你又在玩什么古怪花样啦?我打你的屁股!”

【8】众人瞧那驴背上之人时,只见他缩成一团,似乎是个七八岁的孩童模样。谭婆伸手一掌往他屁股上拍去。那人一骨碌翻身下地,突然间伸手撑足,变得又高又大。众人都是微微一惊。谭公却脸有不豫之色,哼了一声,向他侧目斜睨,说道:“我道是谁,原来是你。”随即转头瞧着谭婆。

【9】那倒骑驴子之人说是年纪很老,似乎倒也不老,说他年纪轻,却又全然不轻,总之是三十岁到六十岁之间,相貌说丑不丑,说俊不俊。他双目凝视谭婆,神色间关切无限,柔声问道:“小娟,近来过得快活么?”

【10】这谭婆牛高马大,白发如银,满脸皱纹,居然名字叫做“小娟”,娇娇滴滴,跟她形貌全不相称,众人听了都觉好笑。

【11】乔峰却在打量那骑驴客,猜不透他是何等样人物。他是谭婆的师兄,在驴背上所露的这手缩骨功又如此高明,自是非同寻常,可是却从来未曾听过他的名字。

【12】铁面判官单正涵养再好,到这地步也不禁怒气上冲,心想:“我姓单,你就姓双,我叫正,你就叫歪,这不是冲着我来么?”正待发作,谭婆却道:“单老爷子,你莫听赵钱孙随口胡诌,这人是个颠子,跟他当不得真的。”

【13】单正奇道:“谁是小娟?我几时得罪她了?”赵钱孙指着谭婆道:“这位便是小娟。小娟是她的闺名,天下除我之外,谁也称呼不得。”单正又好气,又好笑,说道:“原来这是谭婆婆的闺名,在下不知,冒昧称呼,还请恕罪。”赵钱孙老气横秋的道:“不知者不罪,初犯恕过,下次不可。”单正道:“在下久仰太行山冲霄洞谭氏伉俪的大名,却无缘识荆,在下自省从未在背后说人闲言闲语,如何会得罪了谭家婆婆?”

【14】单正听了这番似通非通的言语,心想这人果然脑筋不大灵,说道:“兄弟有一事不明,却要指教。”赵钱孙道:“什么事?我倘若高兴,指点你一条明路,也不打紧。”单正道:“多谢,多谢。阁下说谭婆的闺名,天下便只阁下一人叫得,是也不是?”赵钱孙道:“正是。如若不信,你再叫一声试试,瞧我‘赵钱孙李,周吴郑王,冯陈褚卫,蒋沈韩杨’是不是跟你狠狠打上一架?”单正道:“兄弟自然不敢叫,却难道连谭公也叫不得么?”

【15】谭婆沉着脸道:“你又发颠了,在众位朋友之前,要脸面不要?”

【16】众人相顾莞尔,原来说穿了毫不希奇。那自然是赵钱孙和谭婆从前有过一段情史,后来谭婆嫁了谭公,而赵钱孙伤心得连姓名也不要了,疯疯颠颠的发痴。眼看谭氏夫妇都是六十以上的年纪,怎地这赵钱孙竟然情深若斯,数十年来苦恋不休?谭婆满脸皱纹,白发萧萧,谁也看不出这又高又大的老妪,年轻时能有什么动人之处,竟使得赵钱孙到老不能忘情。

【17】谭婆神色忸怩,说道:“师哥,你尽提这些旧事干什么?

【18】这几句温言相劝的软语,赵钱孙听了大是受用,说道:“那么你向我笑一笑,我就听你的话。”谭婆还没笑,旁观众人中已有十多人先行笑出声来。

【19】谭婆却浑然不觉,回眸向他一笑。赵钱孙痴痴的向她望着,这神情显然是神驰目眩,魂飞魄散。谭公坐在一旁,满脸怒气,却又无可如何。

【20】这般情景段誉瞧在眼里,心中蓦地一惊:“这三人都情深如此,将世人全然置之度外,我……我对王姑娘,将来也会落到赵钱孙这般结果么?不,不!这谭婆对她师哥显然颇有情意,而王姑娘念念不忘的,却只是她的表哥慕容公子。比之赵钱孙,我是大大的不如,大大的不及了。”

.........

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:http://www.92jinyong.com金庸小说全集

看网友对小说天龙八部 谭婆 的精彩评论

爱喂猫:
喜欢萧峰阿紫的新加桥段:))
天涯弦歌:
不管以后再读到怎样的小说,《天龙八部》都会是我心中永远的NO.1。
β ι υ Σ:
我看的是这本的盗版 有好多错字。。
无忧教主:
总觉得这本不想金庸其他的书一样真实
dyholys:
刚开始的时候觉得超精彩,越读到后来越有一种咋还不完的感觉,有几段爱情部分好像婆妈的琼瑶剧~
大头绿豆:
哈哈,我的一套才花了32块钱。
Erisedx:
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
帕德立刻:
总算是看完了,但是到了结尾也还没说段誉到底娶了几个妹妹
天人五衰:
最讨厌的角色,包不同——杠精是没有好下场的
深海里的?:
入了武侠的坑儿,太好看了,故事宏大缜密,留下的悬念和坑一一填满!推荐推荐!
声音声音:
“无人不冤,有情皆孽。”实在是……太精彩了。湿了好多次眼眶。
阿睡:
金庸老师作品里最喜欢的一部
载道扬:
我看的是竖版繁体的,哇哈哈哈。
梁啟超:
萧峰,扫地僧,木婉清。。。。。。
7抹.tif:
乔大爷,你再打下去,这座山峰也要给你击倒了。